您好!欢迎访问法咨网,真诚为您服务!
咨询方式
[海事商事]货到码头无人提,滞纳费用需赔偿

上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海法商初字第××

 

原告上海某船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范某,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海英,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上海某船务有限公司为与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于201182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次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20111121日,本院依法将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20123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赵海英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15月,被告委托原告从上海出运10个集装箱的货物至香港。被告向原告出具了货运委托书,原告受托后,向案外人某联运国际有限公司(TRANSWAYS LOGISTICS INTERNATIONAL)(以下简称“某联运公司”)订舱。按照捷威联运公司的指示,原告即委派车队前往船公司堆场提取集装箱并前往被告处提货,之后由实际承运人将货物运输至香港。由于目的港无人提货,原告及时与被告取得联系,被告请求将涉案货物存放于原告的仓库,原告遂答应由空箱代替仓库为被告储存货物。2011510日,原告向被告开具了货运代理发票,收费内容包括海运费人民币6,500元、包干费人民币57,200元、港杂费人民币56,635元,共计人民币120,335元。被告认可应付款项,并于2011524日向原告给付了人民币80,000,但余款人民币40,335元一直未予支付。同时,因货物仍滞留目的港无人提货,产生大量滞箱费用。综上,原告认为,原告在接受委托后勤勉、忠实地履行了义务,被告支付部分费用的行为表明其认可此债权债务关系,但其未支付余款于法无据,并且给原告造成了滞箱费用损失。为此请求判令被告:1、支付提单号SHA-S11*****项下的海运费、包干费及港杂费共计人民币40,335元;2、支付集装箱在目的港发生的滞箱费用人民币41,600元(自2011618日起算至2011820日止);3、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及公告费。

被告未答辩。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了下列证据材料:

1、编号为SHA-S11*****的提单,证明原告为了被告利益向案外人某联运公司办理订舱,案外人出具了海运提单,涉案货物顺利出运;2、发票及付款凭证,证明原告向被告主张运费,被告支付了部分款项;3、明细清单,载明了截止2011725日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的款项明细;4、原、被告往来电子邮件,证明被告确认本案发生的费用,双方约定以空箱代仓库的储存费用标准为每个集装箱每日人民币65元;5、催告函,证明原告向被告催讨涉案费用。6、捷威联运公司发给原告的涉案货物运输费用发票、电子邮件及其翻译件、捷威联运公司的说明,以证明原告与捷威联运公司就涉案集装箱下发生的费用进行对账,并由原告以对冲账形式将相关滞箱费予以垫付。

本院认证认为,被告未到庭应诉,应视为其放弃质证权利,且上述证据间可相互印证,能够形成证据锁链,故对上述证据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被告未提交证据材料。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结合庭审中原告的陈述,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

20115月,被告委托原告代理出运220包聚乙烯超高分子改性磨料从上海至香港,货物装载于1020英尺集装箱。原告受托后向某联运公司订舱,某联运公司出具了编号为SXHKC****的海运提单,托运人为被告,收货人为凭指示,船名航次为POS MELBOURNE/*****,运费预付,装船日期为2011510日。同日,原告开具了发票号码为002*****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业专用发票,向被告收取海运费、FOBHK DDP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20,335元,524日,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军铧向原告账户支付了人民币80,000元。货物到达目的港后,原、被告就相关费用进行协商,并由原告以空箱代仓库为被告储存涉案货物,约定的费用标准为每个集装箱每日人民币65元。72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催款通知,要求支付涉案业务发生的费用。

本院认为,根据相关货运委托书记载的内容及原告实际履行情况,原、被告之间依法成立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据此履行合同项下的义务。原告接受被告委托后,进行了订舱等业务,并向被告开具了相关费用的发票,之后,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以个人名义向原告支付了人民币80,000元,可以视为被告向原告支付了该笔款项,并且明确了原告的收费,因此被告对于剩余款项,如主张已经支付或存在其他合理抗辩的,应承担举证义务,但被告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举证权利,应当由其承担不利后果,本院对原告该部分诉请予以支持。

关于涉案货物在目的港发生的滞箱费。本院认为,该费用为货物占用集装箱而发生的费用,应由集装箱的所有人或经营人主张权利。涉案货物在目的港未能及时处置,原、被告于是约定由原告以空箱代仓库为被告储存涉案货物,相关的费用标准为每个集装箱每日人民币65元;同时,在案证据显示承运人某联运公司与原告进行对冲账,发票中显示的费用项目有进口仓储费用、标准亦为每个集装箱每日人民币65元,综合来看,本院认为原告为作为用箱人的被告垫付了上述费用,依法享有向被告主张偿付该项费用的权利,双方约定的费用标准亦在合理范围内,本院可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九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某船务有限公司支付海运费、包干费及港杂费等人民币40,335元,滞箱费用人民币41,600元,两项费用共计人民币81,935元。

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48元、公告费人民币230元,两项共计人民币2,078元,由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上海某船务有限公司、被告泰兴市某进出口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季某

 

代理审判员

邱某

 

人民陪审员

戴某某

 

二O一二年四月六日

 

    

陆某某